任选2稳赚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環保輿情?>?熱點排行 > 正文 >

南水進京5周年:共飲一江水

2019-12-17 10:18來源: 北京日報編輯:cfej2

       在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渠首附近,一條條青磚灰瓦古色古香的小巷,頗具京味兒。這是初具規模的“北京小鎮”,小巷里的民俗館、茶館、戲曲館、相聲館和手工創意館等正在裝修,預計明年“五一”正式對外開放。
       “在南水北調的水源地建設這么一個京味兒小鎮,體現了北京和水源地人民‘共飲一江水’的友誼和聯系。”來自北京的施工方、北京住總第三開發建設有限公司渠首“北京小鎮”項目負責人劉超說。
       從渠首到北京,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長1200多公里,是那么遙遠。然而,因為“共飲一江水”,兩地人民又如此親近。行走在水源地的南陽、十堰兩地,隨處能看到北京和庫區人民協同發展、共同護水的印跡。
       “讓北京市民放心喝南水”
       2011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搬遷移民,張曉茹家是全村搬遷第一戶,帶了個好頭。那時,還在上小學的張曉茹自告奮勇加入移民政策宣講團,利用放學時間在田間地頭為村民宣傳。
       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正式通水。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九重鎮作為渠首所在地,保水質、護運行責任重大。“渠首護水隊”就此成立,隊員中就有張曉茹。如今,就讀于九重鎮第一初級中學的張曉茹帶頭組建義務護水隊,還為團隊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護渠小分隊”。除了義務宣傳環保知識,每逢周末、節假日,她就約上同學、朋友,步行幾公里去清理南水北調干渠周邊的生活垃圾。
       5年來,越來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到護水隊伍中。
       在渠首陶岔,總能看到一位獨臂老人,在兩側的堤岸上走走停停,一只手拿著火鉗,全神貫注地撿拾著垃圾。老人名叫李進群,被稱為“守護渠首民間第一人”。49年前,在修建丹江口水庫引丹渠首老壩時,他遭遇意外失去右臂,渠首閘修好后,每天堅守在渠首打掃衛生、撿垃圾、看護樹木。
       “現在人們的環保意識也增強了。渠首開閘送水之前,我每天要撿好幾桶垃圾,現在連半桶都撿不到了!”看到渠首環境的變化,年過古稀的李進群說,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保護好丹江水,“讓北京市民放心地喝南水。”
       自通水以來,南陽市在水庫庫區成立了5支共2000余人的水上清漂和岸上護水隊伍,進行全天候保潔,全市保水質、護運行巡查隊伍達8286人,對保護區域逐級開展常態化巡查。
       “這是水庫的上游方向,漢江之水就是通過上千公里的輸水渠道,被源源不斷輸送到北京。”泛舟碧波蕩漾的丹江口庫區,湖北省十堰市生態環境局丹江口分局總工程師陳進春現場打上來一桶水,舀出一瓢,倒入一個個水杯中讓來自北京的客人品嘗。
       根據最新監測數據,丹江口水庫水質109項指標因子中,106項常年穩定保持在Ⅱ類以上標準。這意味著,水庫的水只需經過常規凈化處理即可飲用。
       為確保一庫凈水北送,十堰市始終把水質保護和污染防治作為第一任務。在距離市中心不遠處的“五河生態環境治理展示中心”,記錄著水源區幾條河流生態環境持續改善的全過程。
       “五河”指的是匯入丹江口庫區的神定河、劍河、犟河、官山河、泗河。此前它們的水質均不達標,屬于重度黑臭水體。其中武當山境內的劍河,又名“九渡澗”,是武當山的母親河,在武當山香爐院匯入丹江口水庫。
       長久以來,由于武當山集鎮生產、生活用水全部直排劍河,一度造成劍河水質污染嚴重。為此,武當山特區先后投入1600萬元對口協作資金,統籌使用近2億元資金對劍河河道進行內源污染治理及生態修復。如今的劍河綠樹成蔭、水清見底,水質達到Ⅱ類。其他四條河流的水質也大幅改善,犟河水質達到Ⅱ至Ⅲ類,泗河水質達到Ⅳ類,官山河穩定在Ⅲ類,神定河已消除劣Ⅴ類。
       農民走上綠色致富路
       行走水源地,沒有了昔日的廠礦企業和網箱養殖,更多的則是現代化的綠色種植基地。
       “我們的軟籽石榴‘喝’的是丹江口水庫的天然純凈水,‘吃’的是原生態有機肥。”在抖音上,淅川縣縣委書記盧捍衛變身主播,做起了代言。
       作為渠首工程所在地,淅川守著“大水缸”,握著“水龍頭”,但也因此戴上“緊箍咒”,為了保護水質,庫區周圍有“鐵律”:有樹不能伐、有魚不能捕、有礦不能開、有畜不能養。村民們收入來源怎么辦?近幾年,淅川找到了一條兩全其美的方法——生態種植。
       九重鎮張河村是軟籽石榴專業村之一,南水北調渠首陶岔總干渠穿村而過。在北京對口協作資金的支持下,2015年以來,村里把6000畝地流轉給一家企業,農戶拿土地入資,而且“一地生三金”,土地流轉按每畝800元“掙租金”,留守在家的老人、婦女還可以返聘,每月賺傭金3000元,年底村委會、公司和農戶按1:4:5的比例分紅。
       “平時我和老伴兒就在石榴園里干些除草、施肥的簡單活兒。”正在石榴園里忙活的村民王宏周告訴記者,靠著“三金”全家年收入將近4萬元,“比以前強多了。”
       軟籽石榴個大味甜。除了當地的水土和光照,還離不開科學種植。
       “北京不僅給我們提供了壟上的除草布,還給我們帶來了水肥一體化技術,用上之后既節水又節肥。”河南仁和康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李峰介紹,使用了水肥一體化后,果園采用滴灌式灌溉,每次澆水一棵樹只用八升水,單位畝產提高了一到兩成,裂果率也下降了一半,大果更多了。
       又是一年豐收季,丹江口市習家店鎮行陡坡村500畝柑橘示范基地的果園里,彌漫著濃濃柑橘成熟后的清香,果農趙建華臉上掛滿笑容。果農們種的是被稱為“果凍橙”的網紅水果愛媛38號。
       技術負責人胡澤軍告訴記者,由于緊鄰丹江口庫區,受庫區小氣候效應影響,加上山上光照足,十分適宜柑橘生長。“我們的愛媛‘喝’的就是丹江口的水。北京還支持300萬元用于建設水肥一體化系統,丹江口的水蓄到我們的高位水池,通過自流壓力進入我們的灌溉系統,既節水又節肥,解決了柑橘生長的后顧之憂。”胡澤軍解釋。
       “以前我們種的都是老品種,掛的果子大小不一,不好賣。現在這種賣得好,價格也上去了。”趙建華和老伴兒每天在此幫工,老兩口月收入4000多元。和趙建華一樣,許多行陡坡村村民錢袋子鼓了起來,端起“綠飯碗”,吃上“生態飯”。
       為了回饋水源區,2014年以來,北京每年拿出5億元,推動水源區綠色發展,助力水源區村民脫貧致富,并促進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
       協作“補”上民生短板
       十堰市茅箭區鴛鴦中心學校,幾名孩子正在音樂教室里表演非洲鼓。鴛鴦中心學校創建于1963年,主要解決茅箭區胡家村等三個行政村520戶百姓及轄區企業職工的子女入學就讀。然而,近年來隨著學校周邊和武當山機場周邊發展,轄區和進城務工子女不斷增多,學校變得越來越擁擠,許多設備設施也亟待改善。2018年,學校改擴建被列為當年重點建設項目,并于當年8月動工建設。
       “北京對口協作的750萬元全部用于改擴建工程的基礎和主體建設,今年9月1日,原址新建的鴛鴦中心學校正式投入使用。”校長胡耀平開心地說,新的校園集學前教育和小學教育于一體,總共9個教學班,方便了600名適齡兒童就近上小學。現在孩子們不僅有新教室,圖書室、音樂室、舞蹈室、計算機教室、心理咨詢室一應俱全。“通過對口協作,不僅改善了學校的教學環境,還讓農村的孩子享受到大城市的教學資源,提高了我們的教學質量。”
       京鄂對口協作也讓老舊的玉虛街華麗換裝。位于武當山腳下的玉虛街是武當山玉虛軸線的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玉虛路及步行街改造項目被納入對口協作項目,北京先后投入1150萬元資金。違章建筑被拆除,道路上鋪設大理石御道、小料石多功能道、青石人行道,安裝上景觀燈,栽植了銀杏、桂花等苗木,還精選真武大帝修道成仙等神話故事,雕刻6塊地面浮雕鋪設在御道上。改造后的玉虛街,形成了完整的步行街,干凈又氣派。
       對口協作,讓河南、湖北水源區民生領域突出短板“補”了上來。
       南陽淅川縣思源學校、欒川縣三川鎮養老中心、鄧州市杏山引水工程等一批打基礎、強民生、管長遠的基礎設施項目相繼建成投用。北京和水源地共100多所中小學“手拉手”,北京還選派專家赴水源區開展示范講學;組織1000余名骨干校長、教師赴京交流學習和跟崗培訓;河南南陽理工學院、湖北醫藥學院等13所高校與北京的相關高校建立了結對合作關系;北京兒童醫院、北京婦產醫院與鄭州兒童醫院、鄭州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等一批知名醫療機構深化合作。
       水相連、心相通
       過去5年,北京緊緊圍繞“保水質、助扶貧、強民生、促轉型”的主線,聚焦精準脫貧,采取“市級統籌、區縣結對”協作方式,協調各區、各部門用心用情用力開展南水北調對口協作工作,感恩回饋水源地人民。
       據統計,北京市區兩級共安排資金32億元,實施項目900多個,重點在水質保護、精準扶貧、產業轉型、民生事業、交流合作等領域支持水源區經濟社會發展。北京16個區與河南、湖北兩省水源區16個市、縣、區開展結對幫扶工作,各區累計支持資金2億元用于結對發展。如今,更多的社會力量參與進來,越來越多的合作項目啟動,一些對口協作示范項目將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京豫、京鄂合作模式也更加多元。
       5年來,北京與河南、湖北兩省還累計開展各類政務、商務對接交流活動1000多次,兩省水源區吸引北京地區企業投資達1000多億元。中關村科技園積極開展園區共建,農林科學院、京能集團、北排集團、北控集團、首創集團、清控科創以及碧水源等企事業單位積極參與水源區建設。
       淅川縣渠首“北京小鎮”一期主體工程已經完工,“北京小鎮”二期——民俗街項目今年11月啟動,項目包括特色餐飲、農家樂及精品民宿,并配套建設商業廣場、文化廣場、水系景觀等。這里將打造以文化旅游為核心,集科普教育、健康養生、民俗體驗等功能于一體的國內一流旅游小鎮。而與以往稍有不同的是,“北京小鎮”由北京首創集團牽頭,協同北京住總集團、首農集團、首旅集團等大型國企以產業導入的方式,整合協作資金,合作建設運營。在水源地,還能看到更多的北京印跡:在南陽市西峽縣丁河“獼猴桃小鎮”,一條順義大道已經竣工;鄧州城區東南的北京大道旁,一座嶄新的北京路學校成為附近4000多名學生成長的園地……       從政府帶頭到社會力量廣泛參與,5年來,北京和庫區人民同飲一江水,水相連、人相親、心相通;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早已由一項水利工程,變成一項民生工程、生態工程。
       今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通水5周年,剛剛到密云區老干部局上班三個多月的李崇非常激動。她的家鄉就是河南南陽唐河縣,經歷過南水北調工程移民搬遷。當她登上密云水庫白河大壩,看到家鄉的水流淌在密云水庫,不禁潸然落淚:“我也應像家鄉的南水和密水相融一樣,融入這片生機勃發的沃土。”